也大都难以说出口
2019-11-03 08:09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小学和初中的竞赛生活对我之后的学习方法影响很大。跟着兴趣走,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永远保持一颗思考的头脑,嗟来之食只会让你成为温水中的青蛙。从那之后,我再没单独找老师辅导过,遇到不懂的地方自己攻克,当然,遭遇瓶颈时和同学讨论也是极好的选择。

当然,兄弟之间或许不需要挂着感谢,也大都难以说出口,不过仍然感激那些一路上鞭笞我前进,抑或与我同行的朋友们。

我就在这种残酷的竞争中苟活着,每天进步一点、每天进步一点,当某一次小白被淘汰出局的时候,我却赫然名列全班第二。然而我想,这不仅仅是压力的驱赶,更是因为我痴迷于此在之后跟小白聊天中才知道小白被淘汰后非常高兴,因为他是在母亲的压力下才参加了奥数班,而他,甚至对数学痛恨万分。很幸运,我的数学之旅,是自己在探索,而不是被别人驾驭着前行。

另一个亦同伴亦战友的人是我的高中同桌俊杰。我们都是数学疯子,一起参加了很多年的数学竞赛班,每次考试也总是霸占着全校第一、第二的头衔每一次我稍微想要松懈,就想到俊杰正在迈出超越的那一步;或者我超过俊杰,他也会进入全面警备状态,如此相互作支点往上攀登。不过我们也不总是这样的死对头,有不想做的作业时,我们就约好一起不做,老师也只能白我们一眼,没办法;申请报送的时候,我们请假一个月,一起在租用的教室里跟学长研究、讨论,充满了愿景,当然也有遗憾。

严堃 2011级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本科生,福建省安溪一中学生会主席,数学竞赛省一等奖,参加北京大学保送生考试以福建省第二的成绩保送至北大工学院,后通过转系考试转至数学科学学院

我的堂弟是一个天天想着要超越我的人。他小我两届,每次期末考他都会刻意记下我的年级排名,然后在两年之后的期末考中超过我。六年级的时候我拿了县里的奥数二等奖,他便在两年之后拿到了一等奖;初三的时候我拿了奥数的省三等,他对我的铜牌不屑一顾并放下豪言两年后他至少拿银牌,而后他也做到了。高中,我拿了奥数省一等奖、学生会主席、各种活动奖项以及拔得榜眼花翎而博得了北大招生组的青睐,获得保送考试资格;前段时间堂弟的高三竞赛和保送考试也都结束了,最后他保送到了中科大数学系十几年来他唯一一次没有兑现打败我的承诺。不过在这十几年里,兄弟两人争来争去,我摸索着一条路去抵达一个又一个新的高度,而他也一次又一次超越我之前的高度。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堂弟紧跟其后的鞭笞,我会不会在某个路口停歇,就像那个倒下酣睡的兔子一样。

三年级的时候母亲棒打鸳鸯强行让我选择了英语兴趣班。但是每次英语课我都坐到教室最后一排,听隔壁教室的奥数老师上课,然后一放学就冲到隔壁教室的窗户边,贪婪地听总习惯拖堂的老师讲最后一题。这样一晃到了六年级,然后我到了一个淘汰制奥数班。这个班藏龙卧虎、高手云集,竞争相当激烈。一群小学生每天晚上吃完晚饭就去上奥数,一直到9点多才回家做作业,周末更是全天战斗。有好几个停电的晚上,大家不肯离开,竟然点起蜡烛等电来了继续上课再到后来,又开始通过考试来裁员,就这样不断地淘汰、淘汰

我父亲是县城高中小有名气的物理老师,也是高中物理竞赛组的领队。由于父亲答应每天帮我辅导竞赛物理,在初三的时候我又进了物理竞赛班。

自我第一次见到你,我的心就像跌进了深深的湖水,推不开,躲不掉,心一直想往你身上靠这是《新笑傲江湖》中东方教主的经典台词。然而我与数学的第一次邂逅,略显青涩,并不如这般美好。

高中,我拒绝了父亲参加物理竞赛班的建议,我知道父亲光辉熠熠,指导的诱惑太大,我害怕自己再入歧途,失去自我。而且,我已走在数学的大道上,迷恋着路途的风景,即使有父亲的鼎力相助,也难以再走向物理的岔路口。

一个人不可能孤独地成长,而在你的成长中必定会有一个人来分享你的胜利抑或失败。学习也一样,在紧张高压的高中时代,如果没有一起讨论得面红耳赤、竞争得不亦乐乎的朋友,学习只会是一场煎熬。很幸运,我有这样的朋友。

当我置身北大,感受到一种对学术的敬畏和尊重不仅仅是兴趣抑或喜爱。与数学相处早已过七年之痒,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熟悉了与数学之间的一切,特别是面对着如此多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学高手,心底的那股热情和倔劲儿开始涌动、沸腾。所以,我觉得在北大,这个故事还应该延续

父亲给了我最全的物理竞赛教材,我也把小学的好强劲儿带到了初三,一本一本地看,一遍一遍地刷,有不懂的题及时求助于父亲,然后父亲总是尽可能详细地讲给我听,一直到我懂了为止。慢慢地,我习惯于不经思考就向父亲求助,反正他总会那么耐心而且讲得事无巨细。在父亲的光环下安逸地度过了一年,等来了第一次物理竞赛。结果自然很惨烈,同班同学拿了省奖,我却连市奖都落空。其实想想也没有什么委屈的,那一年完全失去了淘汰竞争的压力,放弃了竞赛的思维方式,自己也沦为了一个装公式的大袋子,步入无脑歧途。

不管是学习还是生活,能有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相互讨论,偶尔来一场头脑风暴是不错的调剂。我们的成长从来都不孤单,总会有人跟你一起成长,有可能是朋友也有可能是对手,有可能一个人也有可能是一群人。

我的身边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数学疯子:国际金牌得主、省队牛人、各地状元,当然,也不乏十四五岁的小天才。大家兴趣爱好各异,有的热衷魔方,有的喜欢k歌,有的酷爱街舞,同时,我们也恋爱、也玩游戏、也犯二我们走进全国理科最塔尖的院系,并不是因为智商超群,只是一直保持着对数学的挚爱,并且快乐而执着地与之同行。

其实,我与数学的渊源,更早可以追溯到二年级。当时学校开设了美术、音乐、篮球、作文、数学等各种兴趣班,我阴差阳错地进了奥数班。当时我的同桌小白是整个奥数班成绩最好的,因为他母亲是数学老师,所以他从幼儿园就开始接受正规的奥数训练。我还清楚地记得小白在第一次课上说出依次递增这个高深莫测的专业名词时自己的那种羡慕之情。

数学竞赛在物理竞赛之后半个多月进行。我痛定思痛,买了几本数学竞赛的教程和习题集,每天放学后都躲进屋子里,没人可以讨论,也没人可以请教,我就自己一道题、一道题地想通、吃透。幸运的是,在初中数学竞赛的末班车上,我拿了我们学校数学竞赛的唯一一个省奖。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trongboy.com.cn六彩网高手交流社区,最快六彩合开奖结果,红牛网六开彩开奖结果版权所有